法制法制天窗-打造法制社会维权第一网

关于山东省沂水县院东头镇前石门村张洪忠、张洪军兄弟恶势力的实

时间:2018-10-04 13:20 来源: 作者:admin

我们是山东省沂水县院东头镇石门社区村民,现反映前石门村张洪忠(老三)、张洪军(老五)兄弟恶势力一事,希望领导予以重视,严肃处理,还村民公道!
  当前,党中央、国务院在全国部署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书记在批示中明确支出要把扫除广大农村地区的“村霸”、宗族恶势力作为重点打击对象,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对临沂等地也进行了“下沉式”督导,指出了问题,省委也要求打好“山东战役”,在如此严峻的背景下,张氏兄弟宗族恶势力仍然为恶一方,部分干部仍然充当恶势力“保护伞”,基层群众忍无可忍,只能采取一切合法方法,依法反映到底,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一、关于张氏兄弟恶势力及村霸行为问题
  张洪忠、张洪军兄弟在村里历来蛮横霸道、不讲理,与村民相处从来都是恶语相向、拳脚说话,不管任何事都是无理挣三分,绝不吃亏,如果不按他们的办就威胁、恐吓甚至打骂,导致村民怨声载道。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也为了获取更大的非法利益,张氏兄弟逐步开始攀附村干部,并逐步解决了党员的身份,而他们的入党程序都是不符合党章党规的,张洪忠作为本村村民,从来没长期离开本村,但入党却不是在本村,却不知道从哪里把党组织转回本村。张洪军的入党也为经过村党支部讨论决定,被时任村党支部书记马德高暗中操作入党。在解决了党员身份后,张氏兄弟开始谋求担任村干部,以获取更大非法利益。
  在马德高的帮助下,在2007年村党支部书记选举时通过威胁、贿赂其他党员,“当选”了村支书。当选后,张洪军不但不为村集体、全体村民谋利益,反而暴露了恶霸的嘴脸。在2008年春节前后,在村党支部会议上,因其他党员反对其不合理主张,村支书张洪军和其二哥张洪福(党员)、三哥张洪忠(党员)、三嫂(张洪忠之妻,党员)、侄子张之营(张洪福之子,党员),直接将反对他的村党员马德永打倒在地,殴打长达十几分钟,导致马德永遍体鳞伤,在镇卫生院住院一个多月才能出院(有病例为证)。而报警后,张洪军利用其村党支部书记的身份,强行将事情压下,张氏兄弟未受到任何处分。由此,张氏兄弟正式确立了在村里的霸权地位,形成了以张洪忠、张洪军为首,张洪福、张之营等为主要力量,其他部分党员支持的宗族恶势力。村里一切事物全凭一人或一家说了算,不准其他人有不同意见,并以此为例恐吓村民、其他党员,按照他们的意见办事,只要稍有违逆就会受到报复、打击,或者张洪军没有好处的事就不给办,既有毁坏村民庄稼之事,又有不落实村民低保户、苦难户以及过节福利等待遇,更有利用身份便利将村集体财产贪污一空,完全无视党纪国法、村规民约与道德伦理,村民有苦难言。
  2014年冬,在村换届时,张洪忠又利用其宗族势力,加之通过贿选(党员给他投一票1000元钱,外加其他东西),“当选”了村支书,继续维持张氏霸权地位。举两个例子为证:2015年,村民马德明、马庆海将自己承包的荒山上自己种植了30多年的两棵树卖了800元,张洪忠只因为两家与其关系一般,任何正当理由将款项强行要去,而与他关系好的村民承包地里的树卖掉就不会有任何事。张洪忠利用村支书的地位搞特殊,强行在村民马德成责任田地头种上三棵树,影响村民庄稼收成,自己得利。2017年,张洪忠收受好处后,将企业上万方无法处理的废沙料倾倒在了村河道中心,严重影响水质与生态环境,河水浑浊不堪,也严重影响了防洪泄洪,对村民和村小学的安全也是个重大隐患,2018年夏发洪水,已经可以证实,而经过洪水冲刷都没有冲掉,至今仍在。2017年冬,张洪忠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无视党中央、国家保护基本农田的政策、规定,私自把几户村民的口粮地的土挖了卖掉,说是款项归村集体,只给了村民每亩500元青苗款,并承诺补给村民部分土地。但到现在,卖土的钱村集体没收到,村民也没得到补偿地,而被挖的地部分已经不能种植。村民只要反映,张洪忠就会恐吓、威胁。
  二、关于张氏兄弟贪污、侵占村集体财产问题
  张洪忠、张洪军兄弟在担任村支书期间,完全将村集体当成了自己敛财的工具,任何村规民约、党纪国法完全不遵守,村财务管理规定更是置之不理,所有账目一人说了算,完全没有任何公开,导致村集体财产基本全进了他们兄弟的腰包,村集体成了他们的“提款机”,村民理财小组成了摆设,而镇经管站(村集体资金均由镇经管站保管)更是成了帮凶,经管站前后两任站长师立友、刘东坡在得到大量好处的情况下,成了他们的“保护伞”,违规帮他们支取村集体资金。
  (一)张洪军贪污、侵占村集体财产10多万元。1、2005年,张洪军曾担任村保管员,有一张4000元的账单(记载为9号凭证),没有任何证明或者村干部签字无法下账。在其三哥张洪忠担任村支书后的2015年8月30日,在没有村支书、村会计签字,只有张洪军一人签了个字的情况下,镇经管站就违规帮他支取了款项。在村民反映后,镇纪委没有任何问责,只出了个还回4000元的意见,实际有无偿还不得而知。2、2015年,张洪军还违规支取5000元。张洪军说是该笔资金2004年8月21日(当时张洪军任村保管员)村集体雇佣刘丙强挖掘机干活的费用,但当时村里根本没有雇佣,只有一张2014年出具的收款凭证,刘丙强也予以了证实。但在村民提出质疑后,镇纪委又让刘丙强重新出具收据,改为2004年收的款,笔迹、日期与以前完全不同,镇纪委也无法作出解释。若果说款项真实,为什么时任村支书马庆友不知情,又为什么拖到2015年才领取,并且张洪军任书记时也为领取?不言自明!3、张洪军任村支书期间,还违规支取了4200元电缆钱,至今未还。村民向镇纪委反映,镇纪委推脱不管,让找法院。这是正确的答复?这是履行职责?4、2007年秋至2011年,张洪军任村支书时贪污、侵占村集体财产,在村民多次反映,镇里均不予处理,后村民多方反映,镇里迫于压力才受理,反映后,查实张洪军贪污、侵占了村集体资金93942.8元,但镇里只给了个留党察看的处分,张洪军没有承担任何法律责任。镇里说是让还回款项,但至今村民没有得到任何款项还回集体的通知,只说还了75942.8元,但没见到凭证与款项,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仍然没有还清,镇里也不给任何答复。
  (二)张洪忠贪污、侵占村集体财产10万元左右。张洪忠仍然搞“一言堂”,所有款项一人操办。1、张洪忠刚当选,就用村集体的资金,给听命与他、并给予其竞选支持的党员马德春、张洪相、马德文以好处,把他们拴劳在自己的阵营。2、2014年至2016年,民政部门拨付给村里老年人的救助款至今下落不明,没有按照规定进行集体讨论决定,也没有将任何账目公开。3、村里每年春节应该给70岁以上的老年人每人每年100元补助,但2014年至2016年三年的补助,张洪忠只给了“自己人”的6户,其他应该享受待遇的老年人没有拿到款项,全都进了他自己的腰包。4、2015年8月30日,张洪忠用36号、38号凭证违规支取村集体资金6216元和6080元。2013年,县水利局曾支持村里一个灌溉项目,资金由沂水县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结余资金项目建设管理处提供,施工队伍由应急移民工程项目部同意安排,中标单位为沂水县久远水利水电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为施工方便,久远公司便让时任村支书张之远帮助找部分村民协助施工,当年度的费用由张之远和久远公司对账后付给干活的村民。因工程未完工,该部分村民继续参加协助施工。2014年村换届后,张洪忠担任村支书,其到久远公司支取了后期干活村民的劳务费,久远公司也已证实确为其支取(有证明为证)。但张洪忠至今并未把费用支付给干活村民,且其借口用村集体资金先行支付,套取了上述两笔款项。5、2016年12月29日,张洪忠用11号凭证多支取退回村民的承包费1042元。因村小学重新选址建设,占用了村东共7份承包地,需退还承包费。但只记载了退回5份承包地的费用,每份每年承包费300元,按两年计算,共计应该为3000元,而账目记载退回了4042元,多支取了1042元。6、张洪忠在2016年12月31日用25号付款凭证违规支取村集体1400元。张洪忠主张用自己的钱帮村集体垫付了部分款项,而这1400元是用他钱的利息。但并没有任何凭证或协议或者借条借据等证实,在村民向镇纪委反映时,答复说是口头协议没有书面的。按法律规定,没有书面协议视为没有约定利息,应是无偿的。好几年过去了,现在却又另造了一份协议放在账目里做假账,镇纪委无法给出答复。7、2016年12月31日,张洪忠用21号凭证违规支取村集体资金14051元。村民理财小组第一次要求核对账目时,并没有任何明细或者其他材料证明为何支取款项,而后来不知何时又加上了3张明细,而当时的村支部成员马庆刚、孟庆林均不知3张明细的存在,但二人的名字(可以鉴定笔迹,绝非二人所写)却被冒充写上了,且明细上也没有领取人的签名、捺印。村民理财小组成员马德忠、马德永也不知情。8、2016年底,张洪忠违规变卖村集体财产原村委大院61300元。村小学因另行建设,原校舍相较于原村委大院更新,即作为了新的村委大院。张洪忠为了从中谋利,在没有经过“四议两公开”程序的情况下,私自将原村委大院卖给个人,61300元的款项支取也不符合规定,也没有用于村集体公共事务。
  三、关于村民合法反映及“保护伞”问题
  鉴于张洪忠、张洪军兄弟宗族恶势力违法违纪问题,村民多次向镇委镇政府依法反映,但四五年来,均没有任何实质性调查处理或者公开反馈,多次要求我们不准再“纠缠”。我们向县里反映,县里交办到镇里,之后就不了了之了。我们只是为了保证村务公开,依法维护集体合法利益,为何不能得到政委镇政府的重视与合理答复,为何张氏兄弟仍然能逍遥法外?我们无法相信里面不存在利益纠葛与部分人员的保护。
  (一)张洪忠、张洪军两兄弟利用宗族势力轮流担任村支部书记,排除异己,贿选、威胁有良知的其他党员与村民,暴力侵害村民人身和财产安全,合法反映、报警,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在党中央、国务院明确通知要求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背景下,张氏兄弟仍然能横行霸道,无视法纪,为害百姓,政委镇政府就是失职、渎职行为。
  (二)张洪忠、张洪军两兄弟担任村支书期间侵占村集体财产,张目不明,瞒过其他村支部成员和村民理财小组的民主监督违规支取村集体资金,镇经管站两人站长师立友、刘东坡明知手续不全、程序违法,仍帮助套取村集体财产,充当恶势力“保护伞”。
  (三)镇纪委对村民反映的问题始终以“好”字诀应承,“拖”字诀应对,不耐烦了就直接说“无权处理”“你们自己找法院告去”。这是我们党的纪检监察部门应有的工作作风吗?这符合党中央群众路线的要求吗?这是响应党中央反腐倡廉、基层“拍蝇”的部署吗?


  举报人:马德忠、马庆春、马明光、张之轩、马德永、马德明、马庆海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